求许嵩出现在知音女孩6月份时尚校园版杂志上内容

【发布日期】:2019-10-03【查看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09,2008,2007……你可能在街头听过许嵩的歌,在各种音乐排行榜上见过许嵩这个名字,看到过年轻人一脸兴奋地讨论着“Vae”、“自定义”,但你不一定知道,这不是什么唱片公司打榜、宣传所产生的效果,而是完全靠着乐迷口口相传的力量,这股力量已经延续了近三个年头,并且正在持续蔓延中。

  他决绝签约唱片公司,独立完成个人专辑的创作、制作及发行。他绝对是内地近来网络人气最高的独立音乐人,没有之一。他是内地乐坛的一个异数。

  草: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喜欢唱歌了吗?家里有人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吗?你算不算是一个有音乐天分的小孩?

  嵩:很小的时候爸爸就买过一台录音机,用磁带录得那种,我会自己录下自己的声音,然后放给大人听,哼唧的全是一些电视剧主题歌。我爸爸以前是扬琴家。至于天分这东西还是有一些吧,但我不认为光有天分或者光有努力就可以成事,两者都是很必要的。

  嵩:小的时候喜欢民乐多一些,可能受父亲影响,后来学了几年钢琴,但当时并不是特别喜欢弹琴,因为比较贪玩,也没有很刻苦去练。所喜欢的音乐人,一直是在不断变化的,不胜枚举。

  嵩:比较有成果的第一次登台应该算是在小学四年级吧,得了全省诗歌朗诵大赛二等奖……在此之前也有主持过学校的晚会之类。

  草:开始制作专辑的过程是怎样的?是怎样的契机让你开始了音乐制作,经过了多久?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嵩:2006和2007年,从最开始的创作学习与摸索实践,到实现了词、曲、编曲、制作一人包办,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我要求自己把音乐里的每个环节做好,所以自然要下功夫。要写好词,笔上功夫自然不能落下,所以需要大量的读书,读书一旦停下来总觉得大脑中空;作曲,常常为了斟酌几个音的变化,写下很多种方案,然后进行反复比较;编曲方面,花很多时间研究各种最新的软硬音源、买最新的编曲设备、编写Midi;至于后期混音,那对我来说更接近与体力活,在混音室一座就是好几天。所以每首作品做下来都会印象很深,也很有满足感。到了2009年,我发行了首张专辑《自定义》,这张唱片里里外外所有的创作和制作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

  嵩:每首作品都有我不同的见解在里面。有时甚至会有矛盾的见解或截然相反的态度。人终究是情绪化的动物,生活本来也是充满矛盾的。但这也正是音乐的人情味所在吧。

  草:你觉得你的音乐之所以能以口耳相传的方式到街闻巷知,它的力量在哪里?你觉得它是如何打动听者的心的?

  嵩:我只是一直老实的在做音乐,可能现在大家比较喜欢真实的东西吧,我认为我的创作很真实。当然,“真实”也有很多种呈现手段,流行音乐是需要不断创新和富有变化的,具体到细节去说我也有自己的一套创作心得。

  嵩:我的作品里有R&B风格的,另外还会有一些说唱的作品,但这些曲风除了周杰伦在唱,还有无数的歌手也在唱。其实,无论哪种曲风都有无数的歌手在唱,各种曲风流派之间也没有什么高低优劣之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罢了。听者自然会做出他的选择,歌者的观点一点都不重要,我做的只是些我想写的东西。

  草:你少年时期经常在一些期刊上发表作品,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作的呢?代表作是什么?跟我们读者介绍一下吧。这对你的音乐创作有帮助吗?

  嵩:单单写作而言,从很小就开始了吧,“看图写话”?哈哈。读文学书最多的时段是在高中,我认为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也发表了一些文章,但由于才情所限,代表作是谈不上的。至于对歌词创作肯定是有帮助的。

  许嵩小时候的梦想是开发出如同Windows一样的软件,成为比尔.盖茨那样的奇才,可现实是考上了安徽医科大学学医。成为医生是大多数人的梦想,被评为“安徽省十佳青年学生”的许嵩走这条路也不难,但在大三实习是他就选择了音乐作为自己的理想和事业。

  一个安静、温和的大男孩只是自得其乐地作词、作曲,所有作品的录音与后期混音独立完成,然后传到网上与人分享。在现身网络的两年内,许嵩凭借《七号公园》《浅唱》等大量原创作品,受到大家的喜爱,自发组织的歌迷群遍及十多个省市,并获罗马尼亚国际通俗音乐比赛亚军,亚洲音乐节通俗音乐比赛新人大奖。

  今年二月份,毕业才半年多的许嵩出了自己的独立唱片,名字就叫《自定义》。这在唱片工业化、音乐商业化的今天不能不说是一个小奇迹--无公司力捧,零投资运作,却真正俘获歌迷和电台编辑的心。许嵩用行动给很多年轻人作出了表率:即使你没后台、没有钱财、不愿参加选秀,也没有公司看中你,你也一样可以玩自己的DIY音乐。

  在没有确定自己真正要走的路前,人多要作一些尝试,招聘 大量高薪岗位招设计师!它们竟然是,多能、博采的生活未尝不好,最后说不定都会成为养料。

  许嵩就是这样,小时候理想很多。作家就是一个,他喜欢看书,喜欢写东西,中学在《萌芽》《少年文艺》等刊物上发表了大大小小的作品20余篇。高二时,他曾写过一篇《把伤痕当作酒窝》的作文,这篇习作后来竟被当年江苏省高考语文模拟试卷作为阅读理解的试题。

  小时候的记忆很鲜明,懵懵懂懂,弹了好几年的古典钢琴曲,考了七级。但并不清楚这里头的意义。每天摇头晃脑弹完三小时就算完事,然后下楼踢球。

  小区门口有一排卖各种小吃的摊,粉皮米线麻辣串之类的。许嵩有时嘴馋,妈妈总是皱皱眉说不太卫生,而爸爸此时就会站出来说没事没事,小孩子不要那么娇惯,人家孩子能吃偏偏我家儿子吃不得。妈妈也勉强带他去买。但即使是买,她还是有所选择。每次都买东边第二家的。她说那个女摊主看起来干干净净,手脚麻利,生意好,食品新鲜。几次三番,妈妈和女摊主熟悉起来。女摊主四十多岁,剪着短发,她说她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外地大学,老公抱病,而自己又没什么本事,只能做做这种小本买卖,日子不太好过。

  暑假最后的一个傍晚,狂风大作。大朵大朵的乌云压下,眼看一场暴雨要来。他站在阳台往下无聊地张望,只见大门口的小摊贩们纷纷蹬着三轮车躲进地下车场准备避雨。女摊主骑在最后,速度很慢。许嵩转身对房间里的妈妈说快出来看,要下暴雨了。就在这时楼下传来嘭的一声。像他玩过的最响的爆竹的声音。他伸头往下望,看到女摊主已经躺在地上,三轮车已经翻倒过来歪在路边,车上载的橱柜锅碗倾覆在马路中央。不远处一两轿车绝尘而去。鲜血从她身体四周沿马路晕染开来。许嵩当时很害怕,怕她会死掉,虽然无亲无故。雨水降下来了,把血稀释开,又浓稠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两120缓缓地开来。工作人员缓缓地把她抬进车内,缓缓地离去。四周竟然没有看客,也许因为暴雨。过了好几天,知道她死了。

  街道上有人残忍地说,也好。她一辈子就算卖出去十几万只麻辣串,也挣不到十几万。有了这十几万,两个儿子的大学应该可以顺利念完了。可是儿子怎么办呢。他们再也见不到那个干干净净手脚麻利的母亲了。

  又过了十年。许嵩坐在电脑前写歌谱曲,想起这生命中匆匆不起眼的过客,止不住难过。

  在音乐中,许嵩的心敏感而放达。他曾经去杭州玩,夜里零晨一点一人跑出宾馆行走在西湖边,路灯映照下不远处见一碑,上书:断乔残雪。许仙和白娘子在桥上的情节,印象已经模糊。依稀奇只剩下赵雅芝婉约的笑意。当晚大雪纷飞,很少遇到那样程度的大雪。潜意识里总挥不去一场雪,哪怕遮住脸,一概辨认不清。

  中学时流行听哈狗帮,但老师认为这些属于不健康歌曲,许嵩只能把热狗的碟像窝藏犯一样到处藏匿。早读课,许嵩把出师表兰亭集序之类古文统统改成rap,寓教于乐,反而很快背诵下来这些篇目。

  从进入安徽医科大学的校门起,许嵩就没想过中规中矩地做一个以成绩论好坏的学生。在他看来,如果不积极自主地学习、自我规划,念再好的大学也是枉然。

  2005年刚上大学,许嵩在网上看到电脑可以录制歌曲,就买了一个简易耳麦,下载了一个间做Cooledit的录歌软件,开始了他的“唱歌生涯”。

  在163888音乐网上,他盛情了自己的个人主页,然后把自己创作的一些歌贴上去。他的第一首原创歌曲叫《七号公园》,只花一早上的时间就写好了。这首歌由同学填词,许嵩作曲、演唱,没想到推出后就受到网友追捧。个性十足的曲风,唯美动人的歌,立刻就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和喜爱。

  有几个高中模样的女孩走到许嵩面前小心翼翼的问,你是许嵩?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唱歌的那个。许嵩问,谁?她们便连说不好意思就跑开了。

  有时候,许嵩到老师办公室去交作业,发现很多老师竟然都下了他的歌作为手机铃声。辅导员勇强老师说:“在外人眼里,许嵩已经是一个偶像了,甚至本校的老师也来找我要他的签名,但我觉得他和别的学生没什么两样。”

  “在物欲横流的世界,尽量保持内心的纯净,用心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行了。”这份执著和乐在其中,就这样送许嵩一步步走上音乐的华美大道,伴他写出一首首美妙动听的歌曲。因曲风与周杰伦相近,很多喜欢他的歌迷称其为“周杰伦的接班人”,甚至还有盗版商用其原创歌曲《尘世美》假冒成周杰伦的新歌做成CD贩卖。

  许嵩现在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歌手、词曲创作者,更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制作人。他发表在网络上所有的歌曲,都是他在家中录音并独立完成后期制作的。没有录音棚那些高级专业设备支持,但其作品的音质,音响处理方面已经达到专业水准,由此他又有天“音乐DIY”神童的称号。与许嵩一贯亲密合作的Sony公司制作人李毅杰称赞说:“给他一台家用电脑和一支话筒,他就能创造好音乐。”

  许嵩既无唱片公司的力捧,也无电视选秀的经历,他只是在家做音乐,然后往网上发表,这是最简单的途径--因为闪光的东西自会有人来欣赏。

  2008年6月,洋洋万言的毕业论文交掉了,接下来一些毕业手续过后,许嵩拿到学位,结束了十几年的学生生涯。毕业前几天,他才知道被评为“安徽省十佳青年学生”,公认投票数是二十万票。许嵩觉得这是意外的荣誉,也算是给学生生涯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说老实话,许嵩觉得自己还算不上合格的医学院学生。作小兔现青蛙小猪解剖的时候,他也从不动手。这当然使不符合规定的。大一时徘徊在实验室面对着一具具尸体时,他思绪就飘远。以后,应该不会去医院上班工作,理由非常简单,更喜欢音乐。

上一篇:找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漫画 很久以前在杂志上看到的就是类似《知音

下一篇:把孩子送到弃婴岛后国家怎么处理

一波色规律公式| 观音心水论坛| 小鱼儿玄机马会挂牌| 百合高手论坛| 小龙女心水论坛欢迎阁下光临| 真道人白小姐买马资料| 九龙闪电图库印刷区| 香港白小姐精准资料| 马会玄机小鱼儿二站| 正宗华南老牌高手论坛|